發表於 碧潭小品-碧潭吊橋二三事

碧橋小品-碧潭吊橋二三事2

作者:王偉民      初次發表:光智季刊2013.10.31

八田先生:台人現代化的導師

日治時代,大批日籍菁英來台工作,他們見識高遠、人格高尚,且技術能力紥實。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通水、蓬萊米育成、傳染病根除、縱貫線貫通、各項制度制訂,甚至深入台灣偏鄉教育台童的教師們,都直接促成台灣社會大幅的躍進。

初識現代文明的台人,如賴雲、江石定、陳海砂,不論人格的養成或技能的學習,均極大程度受惠於這些日本來台菁英們的引領。他們,如建設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為嘉南平原農民們奉獻一生的八田與一先生,堪稱台人現代化的導師。

據文獻記載:『八田與一1910年7月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同年8月來台就任台灣總督府土木局土木課的技手,從事土木工程調查。』

是年,八田與一24歲,陳海砂15歲,中學2年級;賴雲12歲,小學6年級,江石定8歲,小學2年級。

『1916年8月轉派至土木課監察股,負責發電灌溉等工程,參與桃園埤圳計畫,進入桃園深山進行調查、測量,以很短時間完成桃園大圳的工程設計書。此計畫被總督府認可,11月開工。』

是年,八田與一30歲,陳海砂21歲,工業學校4年級;賴雲18歲,師範學校2年級;江石定14歲,中學2年級。

1917年8月14日與米村外代樹結婚,當時外代樹才16歲,剛從金澤高女以優異的成績畢業,而這時八田與一已經31歲了。婚後與妻子一起返回台灣定居。

1917年八田技師向台灣總督府提出「官佃溪埤圳計畫」,1918年八田針對嘉南地區水利灌溉進行實地研究調查,並向台灣總督府提出嘉南大圳建設計劃書。1919年8月「公共埤圳官佃溪埤圳組合」成立,由八田與一技師負責設計及工程事宜。

1920年嘉南大圳開始興建,八田與一並受命負責建造大圳的核心工程─烏山頭水庫 (其形狀似珊瑚,當時民政長官下村宏將之命名為「珊瑚潭」)。9月,這個亞洲最大的灌溉土木工程正式動工。』

是年,八田與一34歲,陳海砂25歲,工業學校畢業3年;賴雲22歲,師範學校畢業1年;江石定18歲,工業學校2年級。

1930年4月10日讓嘉南大圳、這當時全台灣第一、日本第一、亞洲第一的水利設施順利通水使用。烏山頭水庫堤堰長1273公尺,高56公尺,滿水面積十三平方公里,蓄水量一億五千萬噸,是當時亞洲規模最大,也是世界第三大的水庫。灌溉水道總長度一萬公里,排水道六千公里,主護岸與堤防長度二二八公里,灌溉嘉南平原十五萬公頃的農田。有了灌溉,再加上徹底的土地改良,嘉南平原原來的洪水、乾旱、和鹽害等三大障礙全部掃除,嘉南平原的農業生產量遽增,六十萬農民受惠,後世尊稱八田與一為「嘉南大圳之父」、「烏山頭水庫之父」。』

是年,八田與一44歲,來台服務已經整整20年了,締造了台灣開拓以來未有的功績。外代樹29歲,來台定居也已經13年了。

碧橋:標識著台人現代化的足跡

1930年,八田先生完成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建設;碧橋三英長兄陳海砂35歲,7年前他獨立門戶,創立了光智商會;賴雲32歲,3年前返鄉任於文山郡新店庄至助役,他的首倡碧橋建橋,還是明年的事;江石定28歲,5年前剛自學校畢業,他的參與昭和橋建橋,還是3年後的事。

是年,台灣人第一代受現代化教育的碧橋三英,對碧橋建橋的準備,都尚未就緒。但是,他們都接受了完整的小學、中學、大學教育,再過6年,他們將一起完成碧橋的興建。

不同於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那是一位偉大的日本工程師作給我們的;碧橋的規劃、設計到施工,都是這三位76年前的台灣人留給我們的。右圖為陳海砂、江石定的母校。

日本台灣總督府自1898年起在台灣開始設立公學校,1910年就明定8-14歲台灣學童須強制入學的義務教育法規,年制為6年。這是僅次於日本,亞洲第二早的國民教育。

當時,總督府設立小學校讓日童就讀,台童就讀公學校。有人說:這是歧視台人的差別待遇,然而,台人卻因而得以驚人的躍進。

1898前的台人,普遍是文盲,何況科學高教。而1937,設公學校後40年,立法強制入學後27年,台人普遍能閱讀,九成識字,而且有機會接受科學高教。

有幸早於中國60年接受國民教育、科學高教的第一代台童,有能力自力完成碧橋,標識著台人現代化的足跡。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據文獻記載:『1942年4月日本陸軍省聘八田與一為「南方開發派遣要員」,奉命前往菲律賓進行棉作灌溉設施調查。

5月5日八田與一自廣島宇品港乘日本郵船「大洋丸」號出發。5月8日,「大洋丸」號在東中國海五島列島附近,遭到埋伏的美軍潛水艇以魚雷襲擊,「大洋丸」號被擊中沉沒,八田與一逃生不及身亡。

6月10日遺體漂流到日本山口縣荻市,被漁船尋獲,在當地火化。

6月21日骨灰運回台灣。7月,分別在台北東本願寺別院、總督府、烏山頭八田銅像前舉行了家祭、府祭和葬禮。』

是年,八田與一56歲,距他第一次踏上台灣32年,外代樹41歲,來台定居25年。

據文獻記載:『八田與一過世後,妻子外代樹仍居住在台北,太平洋戰爭末期,外代樹和女兒們被疏散到烏山頭,回到她生活10年的地方。1945年8月15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戰敗後無條件投降,8月31日,外代樹的次子泰雄回到烏山頭,與家人團聚。

由於對亡夫的思念,也不願意因日本戰敗而離開台灣,隔天9月1日颱風天清晨,外代樹穿好繡有八田家徽的和服,趁家人還在熟睡之際,追隨八田先生,跳進八田投入畢生精力的烏山頭水庫的放水口,結束了四十五歲的生命,留下遺書『愛慕夫君,我願追隨去。」』

是年,外代樹45歲,來台定居28年。

據文獻記載:『嘉南農田水利會決定將外代樹的屍體火化,一部分骨灰帶回日本,其餘的就與八田與一合葬於烏山頭水庫,夫妻長眠在兩人奉獻心力最多的土地上。』

八田先生、夫人留下八名子女,其中有四女一男是在烏山頭出生的。

金庸筆下最動人的一段,莫過於楊過癡等小龍女16年,終於,『輕輕說到:「當年你突然失蹤,不知去向,……,那時定是躍入了這萬丈深谷之中,這十六年中,難道你不怕寂寞嗎?」……,楊過雙足一登,身子飛起,躍入了深谷之中。』

或許,在那湖底別有洞天之處,帶著溫柔微笑的八田先生已經烤好了銀魚,等著她來團聚呢!

不知怎的,心中浮現的竟然是李莫愁臨死之前的歌:「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古蹟指定後,愛、正義與謙卑

記得7月31日古蹟審查會之前,有個中年男子攔住我,他斯斯文文帶著憂愁的神情,絮絮的說著他們家搬離多久了,這個都更對他們有多重要。

我心中恍然,他是參與都更的住戶,是“敵人”。

只是,他不同於那些滿口謊話、毀法亂紀的建商,也不是那些滿臉橫肉、虛偽可憎的民代,更不是那些敷衍了事、文過飾非的公務員。

怎麼都沒法當他是“敵人”,反倒是個陷入困境、徬徨無助的“同胞”。

審查會即將開始,我只是面無表情的離開,心中卻漾起微微的歉意。我明白的,不管碧橋有多重要,不管建商,政客們有多壞,我們的作為多少造成了一些無辜的受害者,雖然不多。

我的歉意不能說,但在我心中,從未消失。

將近四十年了,大四那年,我住的學校宿舍裡,住進了一位香港僑生,黑黑胖胖的,一張平凡的臉永遠掛著靦腆的笑,因為年紀比我們大,我們都稱他葉先生。

一個期中考剛結束的夜,室友們各有要事,就剩我跟葉先生。

聊著涉世未深青年最好的國家大事,我滔滔不絕的發表著,葉先生笑咪咪的聽著,終於,葉先生開口了!

愛、正義與謙卑,古往今來多少聖賢、英雄,憑這幾個字,就全都看穿了。那一夜之後,我會讀西遊與金庸了。

參與社運活動六年了,臺灣的社運人士,正義凜然的,不能說沒有愛,卻是倚孤邊的,至於謙卑,可就完全談不上了。

運動者常為正義的炫麗,自以為導師,而無盡的追求理想。張森文的死,鄰里的憤怒,是情勢的無奈,還是傲慢以致之。

沒有謙卑,就難有尊重與自制,難有自省和歉意,遑論悲憫。

碧橋都更戶的無助、文林苑參加戶的痛苦、張森文鄰里的憤怒,同樣是弱者的悲情,只是,他們選擇了跟隨強者,不是正義。

自古蹟指定,碧橋的夥伴們士氣大振,大有一舉摧毀都更案之概,諸多主張紛紛。我才意識到,該把各自終極目標談清楚了!

碧橋的事,我堅守初衷,為了子孫緬懷先人時,還能擁有可供懷舊的美好,碧橋安全不容任何妥協,碧橋史蹟不能再被忽視。

更多的,我認為不該,也不忍!

發表於 碧潭小品-碧潭吊橋二三事

碧橋小品-碧潭吊橋二三事1

作者:王偉民      初次發表:光智季刊-2013.10.31

 

前言                              

眷戀故鄉的賴雲助役                

不羈的江石定技手                    

碧橋三英的長兄陳海砂                

八田先生:台人現代化的導師         

碧橋:標識著台人現代化的足跡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古蹟指定後,愛、正義與謙卑      

保護碧潭吊橋成為古蹟大事記

風蕭蕭兮,碧橋怨!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

東風吹,戰鼓擂!且看我討賊檄文!


前言

月初吧,或是上月底,秀芬突然說“跟你邀稿”,最近常會恍神,恍神中居然答應了。問秀芬“寫什麼”,“碧潭吊橋啊”,一派輕鬆,唉!

武夫執筆,重若千鈞,既心虛又憂愁的過了十天又十天,退無可退,大限將屆,動手吧!

碧潭吊橋於1936年6月開工,次(1937)年8月完工,隨即於當年9月20日開通。橋長200公尺,寬3.5公尺,採單孔二鉸構造,橋塔高度22公尺,原可通行小汽車,工程經費六萬六千圓。由「台北州文山郡新店庄」助役賴雲倡建,「台北州」技手江石定設計、監造,由陳海砂創辦之「光智商會」承攬。

靈秀優雅的碧橋,連結安坑-新店 圖下為安坑側道路
靈秀優雅的碧橋,連結安坑-新店 圖下為安坑側道路

眷戀故鄉的賴雲助役

碧潭吊橋原稱為「碧橋」,興建於日治時期。

據1996.10.22自立晚報記者許永傳報導:『當時新店市隸屬於文山郡新店庄,庄長是林永生先生,日據時代庄長是名譽職,實際負責推動庶務叫『助役』是地方行政長官,名叫「賴雲」。』

賴雲先生生於日治時期第3年(1898),是年後藤新平任民政長官,設立公學校,開展了亞洲僅次於日本的國民教育。1919年畢業於台灣總督府台北師範學校(始設於1895,台北師專前身),旋任職於打狗新高銀行。

1927年,29歲,賴雲於打狗新高銀行退職後,返回任於文山郡新店庄至助役。許永傳報導:『當時新店溪的東西兩岸,過河皆靠擺渡,每人收取二文錢過河費用,就這樣維持了安坑與新店的交通,所以大型的貨物運輸皆靠河運。

1931年,33歲,賴雲發起建橋,計畫於碧潭兩岸興建一座橋樑以供兩岸居民的交通,改善安坑、頂城居民,每逢大雨交通中斷,無法走竹蛇籠或擺渡往來新店街之困境。

碧橋原本有二種興建途徑,一是通安坑,另一條是往直潭。賴雲當時認為,如通安坑可連接上三峽及中和,可發揮較大的交通功能,就選定目前此橋途徑,由日本大阪鐵工所負責橋樑的發包施工(編按:根據文史資料應為陳海砂的光智商會負責施工)。

1936年,38歲,賴雲負責發包碧橋工程,因日本政府的經費不足,而向當時的日治『松江銀行』貸款,完工後就在橋頭設置收費站,收取一文錢的過路費用,來還清新店庄地方政府虧欠銀行的本息……(編按︰根據文史資料是行人收二文錢, 車帶人收十文錢)』

碧橋風華--雙弧凌空,剛健而優雅,圖上可見吉普車往返行駛
碧橋風華–雙弧凌空,剛健而優雅,圖上可見吉普車往返行駛

戀戀70載,多少文人為碧橋之美歌詠,多少畫家為碧橋之秀作畫,多少台人家庭相簿存有碧橋美景。

賴雲原是出身安坑世家,發起連結安坑-新店的碧橋。歸鄉10年,為故鄉留下造福父老超過70年的碧橋。眷戀故鄉如賴雲者的成就,當他於1944年,46歲的英年逝世時,也可以暝目了!

歷史上常以西楚霸王「富貴不歸故鄉,如衣錦夜行,誰知之者!」的話來嘲笑項羽。但是,賴雲的成就,才是同樣眷戀故鄉的霸王嚮往的吧!不論400年江山誰屬,相較於劉邦「必欲烹爾翁,則幸分我一杯羹」的冷酷,愧見江東父老,自刎烏江的霸王是有情的。

「霸王別姬」因霸王的深情傳唱千古,「碧橋長虹」亦將因賴雲的故鄉情,永駐碧潭潾潾碧水之上。

不羈的江石定技手

碧橋建橋故事中,最動人的,莫過江石定了。

江石定先生生於日治時期第7年(1902),是年台灣全島抗日活動完全弭平,和平及建設開始。1923年台灣總督府工業講習所 (始設於1912,台北工專前身) 土木科畢業,是為台北工專第十屆畢業生。旋任於台北州內務部至土木技手。

1933年,31歲,跨越新店溪,連結台北與板橋埔墘的昭和橋 (今光復大橋) 興建,是為台灣興建的第一座鎢鋼球軸承吊橋,也是日治時期台灣曾經興建的5座鎢鋼球軸承吊橋中,唯一不是由台灣人自己興建的。右圖為昭和橋。

江石定當時任於台北州內務部,已經升任土木技手了。想必參與了昭和橋的規劃、設計工作,也因此學習了鎢鋼球軸承吊橋規劃、設計的一切專業技能。又想必,江技手工作表現優異,其對鎢鋼球軸承吊橋相關專業技能的掌握,受到日本州、部土木技術主管肯定。

1936年,34歲,江石定受命擔任碧橋興建的主辦工作,負責碧橋的設計、監造。助役賴雲自1931年發起的碧橋興建,因為江石定技手鎢鋼球軸承吊橋相關的專業技能學成,終於可以開展了。右圖為江石定手稿。

據文獻記載:『當年碧潭吊橋的設計,橋面是往下斜,但是技手江石定先生認為既然是吊橋就應該有向上吊起的弧度,於是將兩邊的鐵線索前後剪掉十米,才成為今天看到碧潭吊橋的風貌。

但這樣一來原來會左右擺的吊橋卻變成上下震盪。因擅改設計,江技手被判關半年。』。

西岸橋塔前江技手不羈的神情。
西岸橋塔前江技手不羈的神情。

金庸筆下的人物中,我最喜歡的是楊過。調皮少年楊過在英雄大宴上與小龍女力退金輪法王之際,何等歡欣與風光。不旋踵間,卻為一心愛戀小龍女,視武林盟主大名如不存,甘冒禮教大防,置死生不顧,那份萬死而不悔的專情,道盡了年輕男子熾熱的初戀情懷。

那清麗絕塵、靈秀優雅的碧橋,就是江技手的小龍女。不羈的江技手,從接下碧橋時承擔重任的振奮,到工作開展時的夙夜匪懈,到架設鋼纜前的躑躅徘迴、掙扎忐忑,到決定押上前程的坦然從容。

那是他的第一座橋,他的初戀,是值得他萬死不悔去追求的。在監獄中陰冷的床上,夢中的江石定技手,走在溫柔搖曳於潾潾碧水上、雙弧凌空的碧橋時,想是帶著溫柔愛戀、安然滿足的笑容吧!

江石定的無悔執著,猶如年輕男子初戀的情懷,與碧橋凌空的長虹相輝映,許下最動人的美麗!

碧橋三英的長兄陳海砂

陳海砂先生生於日治時期第1年(1895),是年日清馬關條約割台,日治時代開始。 1917年台灣總督府工業講習所 (始設於1912,台北工專前身) 機械科畢業,是為台北工專第三屆畢業生。

 

1923年,28歲,於大橋町創立光智商會,從事土木建築營造業務。日本時代台灣的營建事業,多由來台灣日本商人所掌握;或由日本內地大型商社會社(例如三井株式会社、三菱株式会社)所承攬。台灣本島人經營的大型建築營造廠,一直到日本時代中期才陸續出現;台灣本島人經營會社商社,僅有光智商會、協志商號、榮興等三家。

當年的請負業(營造業)並不是單純土木建築工程,亦包括工廠設計施作及機械安裝設計等等,所以這幾位經營營造廠的台灣人有出身機械、化工者,並非純土木建築出身者。

1936年,41歲,光智商會承包碧橋工程,這意味著,這台灣第一座完全由台灣人興建完成,而且70年來依舊忠實的承擔兩岸交通的鎢鋼球軸承吊橋,她的實際施作者、完成者,就是陳海砂先生。

碧橋上寬下窄、纖細優美的橋塔,當碧橋橋身被風吹動或晃動時,主纜繩和橋塔會如風中搖擺柳樹般的細微地移動、調整。比起一般吊橋,碧橋結構顯得更加柔軟有彈性。這都歸功於橋塔與橋基間的鎢鋼球軸承。右圖為鎢鋼球軸承施工情景。

雅緻而堅韌的碧橋,全賴連結橋塔、橋基的鎢鋼球軸承為樞紐。鎢鋼球軸承的製作、安裝須精密設計及計算,其中心軸線的安裝是不能有毫釐之差的。

工程界有句自嘲的話:「土木差寸,建築差分」。天佑碧橋,陳海砂的專業是機械,他的專業誤差是以條(0.001cm)計算的。有賴於陳海砂的機械專業,鎢鋼球軸承被精確的安裝了。

這座台灣僅存,甚至可能是世界僅存的國寶,70年來至今無恙。

如果這是一首三重唱,江石定,無疑是那高亢清越、熱情奔放的男高音,願為茱麗葉而死的羅密歐!陳海砂,就會是那恆毅穩重、堅定有力的男低音,不煩、不厭、不餒的護持著家人的長兄!

碧橋小品-1-王偉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