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碧潭小品-碧潭吊橋二三事

碧橋小品-碧潭吊橋二三事4

風蕭蕭兮,碧橋怨!

作者:王偉民   —記2014.03.07新北市府碧潭吊橋鑽探審查會

亞新失節,擋不住了!唉!臺灣的工程界,竟無一塊淨土。若是碧橋有難,當從今日亞新毀棄一切原則的失節起吧!

只是傷感,當年的亞新,由上到下,多一絲不茍,多有理想,多麼自豪。覺得心中的一塊美好失去了!唉!莫先生!

這讓我想起96年530樂生定案的那天,也是一屋子的技師,個個拍胸脯,一副“天下已定”的模樣。如今呢?經費暴增三倍半,三次滑動失敗,完成無日!

他們這樣搞下去,橋會不會出問題?我認為,會!但是,該是放手的時候了嗎?何苦呢?

胸中歌千首,要為家鄉山水留。這些時日來,種種的風雨泥濘,榮辱得失,都能甘之如飴。但在此時,面對著遠遠強大於我的魔界大軍,卻盡是難酬的無奈!

陰柔的險惡,遠比張牙舞爪的強橫更可怕!這就是朱立倫!要打敗這樣的邪惡(evil),如何能行?

想一些代號吧!譬如,邪眼索倫-朱立倫,許志堅呢?奉索倫之命追殺佛羅多的戒靈之王吧!

碧橋呢?中土世界的象徵!哈哈!那,這一干無怨奉獻的朋友們,就是佛羅多和他的哈比好友了!唉,少了亞拉崗們,差很大。

魔戒人物中,最讓我心儀的,是灰袍巫師甘道夫!

是在洛汗國生死存亡之際,依約定出現在東方黎明耀眼的陽光中,領著援軍,自陡坡上俯衝而下,扭轉大局的甘道夫。

是在剛鐸守軍被戒靈打得驚惶四散之時,親冒鋒矢,奮戰不懈,鼓舞著敗軍殘將,苦撐待援,終究贏得勝利的甘道夫。

不知,那個睿智、悲憫又強大的甘道夫曾有淚否?

不知,我能是那個永不妥協、永遠奮戰的甘道夫?

使命與試煉本是孿生,人類面對邪惡,只能承擔使命,至於成敗,只有謙卑的交付給上天的悲憫。

魔戒的最後,亞拉崗、甘道夫引剛鐸慘勝殘兵主動出擊魔多,看是個必亡之擧,卻也是勝敗之機。

現在,碧橋需要江石定,賴雲、陳海砂的後人挺身出來,他們是高貴遊俠亞拉崗、精靈王子勒茍拉斯,情義矮人金霹,中土力量的領導人。

尋找亞拉崗,是最後一塊拼圖?

天命之所繫,試煉隨之。承受試煉的,才能完成天命。將成敗交付與天,乃試煉的極致,也恰是成敗關鍵。逃避使命的,不必承受試煉,卻也不能避免的,被動的承受中土世界被邪惡和半獸人吞噬的下場。

樂生的亞拉崗們是李添培、陳再添、湯祥明,

苑裡的亞拉崗們是陳清海、葉丁貴、鄭百松,

碧橋,需要亞拉崗、勒茍拉斯,金霹出現了!

魔戒的主人翁們一起承擔了天命的付託,一起承受試煉,樂生如此,

苑裡亦然。

碧橋呢?

泰山其頹!哲人其萎!–記2014.03.07新北市府碧潭吊橋鑽探審查會

從民國63年進入臺大土木系迄今40年土木生涯中,我的第一個東家亞新的莫先生,曾經是我唯一徹頭徹尾信服的人。

他工程知識的淵博深入,與一般教授、博士有霄壤之別。

他工程倫理的堅持貫徹,直視塵世間的功名利祿如無物。

尤其他的處事冷靜理性,銳利又包容,其風度令人景仰。

大學時,迷上水工,不但修課集中在水,又到處翻找李儀祉,八田與一的傳記、文獻來讀,還自己跑到烏山頭水庫、嘉南大圳去瞻仰一番,夢想著踵繼前人治河、治水的未來。

去了亞新,這是以地工著名的公司,專業不是水工。心裡盤算著,幹滿了跟父親約定的3年,我一定另外要找一個水工的公司。也是因為莫先生,年青的工程師放下了他的水工夢,在地工中一晃三十多年,青絲已然變白頭了。

23年商場生涯,眼見工程人在商場出賣靈魂的墮落,都不能減損我對工程的熱情,只因以莫先生為典範。我心確信,無論世道變遷,莫先生永遠會堅定的掌著工程倫理這面大旗。

有如魔戒中為亞拉岡重鑄了王者之劍的精靈王愛隆,永遠守著瑞文戴爾,作為正義的終極仰望依託。

古來女重貞節,男重氣節,士人的專業倫理,就是男子守的節。73年離開亞新,在商場跌跌撞撞的,無論多大的利益,從未有一事違背了工程倫理,甚至,從未有一念。

守節如此,除了父親的身教外,那四年間在亞新莫先生麾下工作,得以親沐其行止,有莫大的關係。

3/7我痛心失望極了。次日星期六,在家裡翻桌摔椅,跑了出去。在捷運上,忍不住情緒,淚水潸潸而出。怕驚擾了其他人,從臺北到淡水,竟要每站下車平復情緒。

這幾年參與樂生,貓纜,碧橋,核二螺栓,苑裡,南鐵事,我是知道自己的,即使明知對方擺下3-40個技師、博士、教授的陣式等著我,我也是一個人去,從不畏懼。

可這次莫先生真是讓我傷心了,感覺的是,沒法說的孤單、寂寞。

在淡水河邊,雨潸潸的下著,擎著傘坐了一個下午,老婆叫孩子們輪流打電話來,心情低落得沒法接,直到想起約了未來媳婦、女婿聚餐,才匆匆趕回去。

莫先生,真希望你是不知道這事的,更盼望看到報導後,你的作為不會再度讓我傷心。

失去了瑞文戴爾,英雄們要去哪休養生息呢?

東風吹,戰鼓擂!且看我討賊檄文!–記2014.04.14記者會

古蹟殺手朱立倫,違法亂紀,無法無天!

碧潭吊橋再爆危機!日前(3/7)由新北市副市長許志堅主持之「碧潭吊橋橋墩基座保護措施設計」鑽探審查中,都更商提出之計畫,無法取得碧潭吊橋墩座下方關鍵地層之任何地質資料。

本會出席人員王偉民工程師當場指出其計畫內容完全不符「基座保護措施設計」之需求,將使「基座保護措施設計」在與真實地質完全脫鉤狀況下,受官商利益徵逐之干擾,而致設計安全大幅降低,危害碧潭吊橋之安全。

本會並提出可行建議,冀期能符合國家規範且取得足敷「基座保護措施設計」所需地質資料。

唯,在副市長許志堅精巧運作下,縱然,在關鍵的地層沒有作任何取樣、無法作任何物理及力學試驗,無法提供「碧潭吊橋橋墩基座保護措施設計」所需之任何科學數據的狀況下,與會市府官員、技師、及市府總顧問亞新工程顧問公司,竟一致同意此一明顯的違反國家規範且嚴重傷害碧潭吊橋安全之鑽探計劃。

新北市府,勾結專業白手套,鑽探計劃審查集體違法!2013年8月5日指定為新北市市定古蹟的碧潭吊橋再次面臨毀橋危機。

朱立倫市長一路護航都更商,碧潭吊橋相關決策荒腔走板!

2012年7月2日立法委員田秋堇、民間專家王偉民工程師踢爆,未來都更高樓,將於緊鄰碧潭吊橋橋墩基座不到1公尺處、下挖15公尺,且採高頻震動工法與衝擊式工法施作,吊橋將因主纜基座周遭土壤鬆動而毀壞。王工程師建議,連續壁擋土設施應退縮至主纜基座6.2公尺之外,確保碧潭吊橋安全。

2012年7月10日新北市議員陳啟能會同立法委員田秋堇、民間專家王工程師辦理碧潭吊橋橋墩基座安全會勘,新北市府總顧問亞新工程顧問公司當場承認,都更商在都更計畫書中所提出的大樓地下室開挖計畫有安全疑慮。

當日下午,新北市副市長李四川表示︰「吊橋基座離都更基地才1公尺,開挖確有安全疑慮」。

其後,新北市陸續提出了「遷移碧潭吊橋基座」,「拆除吊橋重建,並改基座為基樁」均因不可行而放棄。

2013年5月14日都更商放棄拆橋重建方案,另提方案提交外審。

2013年7月30日「新北市土木技師公會」審查通過都更商合康5月14日所提新方案。

與2011年4月1日原方案唯一的差別,本方案將施作「地質改良」。

專家學者再度證實,大樓與基座距離過近,因而多有疑慮!

2013年8月5日各界努力下,碧潭吊橋指定為古蹟。8月16日新北市府召開「碧潭吊橋橋墩基座保護措施設計專家學者諮詢會」,其中:

與鑽探相關之設計意見︰

(1)連續壁與基座距離過近。

(2)目前之鑽探資料非本基地,如何進行評估

(5)大樓施工會對基座產生多次影響,如地改過程產生一次影響、連續壁施工產生一次影響、開挖支撐作業等皆會產生影響。

與鑽探相關之施工意見︰

(1)本案地改方式是否有成功案例?                           (5)應試鑽證明無振動之情形。

(7)地改之灌漿亦可能對基座造成影響。

8月23日新北市府召開「新店區碧潭吊橋安全事宜」第七次工作會議,會議結論第二點「有關都更案後續辦理程序,請合康公司先行提出基地鑽探資料、施工計畫併同設計內容,回應8月16日專家學者及市府各單位之意見,相關資料修正後需經第三公正單位審查及市府確認工程技術可行”後,即續召開……」

法令規定應針對地層改良目的、改良方法進行補充調查!

營建署「建築物基礎構造設計規範」法令,第九章地層改良規定︰

「9.3節:第二點天然地層條件…應針對各方法之適用性、可能性及需要性仔細詳估…」。

「9.4節:當一般基地調查資料不足,或不符地層改良規劃及設計需求時,應針對地層改良目的、改良方法進行特定目的之補充調查。」

尤其是其中,9.4節法令的「解說」非常清楚︰「土壤性質為地層改良工法成效之最重要影響之一…均與土壤種類、粒徑分佈…具有非常密切之關係,故應於施工前確實補充蒐集有關資料…以免盲目嘗試,不僅徒勞無功,有時反而擾動或破壞原有地層之性質,造成反效果。」

都更商鑽探計劃在關鍵的地層沒有作任何取樣、無法作任何物理及力學試驗

整個碧潭都更案鑽探工作與碧潭吊橋有關的,最重要是地層的第二層「卵礫石層」。

因為它的墩座埋在地底下,它的底部已經到達地底下5公尺的範圍,如果第一層是2.2公尺到5.6公尺厚度,平均3.9公尺,其實第二層才是保護吊橋基座的關鍵所在。

都更商合康鑽探計畫第二層沒有任何取樣作業。若依原計畫,最重要的第二層非但沒有任何力學數據,甚至連第二層最基本的長相(物理性質)都不知道。

本會提出符合國家規範且足敷「基座保護措施設計」所需地質資料之可行建議,所增經費,總共不過30-40萬元,僅此一百億大案之0.004%而已

都更商合康公司鑽探計畫關於第二層地層唯一有意義的一句話,全程取樣施作。何謂全程取樣施作?明挖試坑嗎?但是,應明確說明位置、深度、取樣點、取樣方法、試驗點、試驗方法、坑壁保護措施及計算書、抽水措施、緊急逃生措施…等。

明挖試坑每挖一層,就做一個「環」保護起來,以防止崩塌,總共只有一個坑。一層一層保護下去,這是一個非常常見也普通的做法。

每挖一層可以清楚看到地層,可以取到試樣,規範要求的土壤種類,粒徑分佈及其他必要的力學性質都可以取得,就可以提供整個地層參考資料。

朱立倫市長與總顧問亞新工程顧問公司集體違法,公然作假鑽探欺騙公署公然欺騙,出賣工程良知!

違法之一、亞新的騙術:「所以這邊調查的一個部分是說,即使目前沒有做到那麼完整的一個調查,但是用相關的經驗,如果on safeside (安全側) 去設計的話,未來的話再review(檢視)後面設計的時候,朝保守的方式去處理,讓它更安全、更多的補強措施裡面的話,這樣的話,我認為還是可以達到保護我們吊橋橋墩基座的一個要求。」

照他的意思,不必作任何取樣、試驗,什麼資料都不必有,靠他的經驗說一個數字就可以了,好比賣豬肉不用秤,一斤半斤隨他說了算。還告訴你“我算便宜給你了!”這已經違背了營建署「建築物基礎構造設計規範」第9.3、9.4節之法令。

違法之二,亞新的騙術:「那再來的話,我們審視說其實在卵礫石層開挖、施工,這個也不是唯一的案例,相當多民間的案例也都是有這樣一個施工。那我知道的話,其他的案例,……也是可以依據這樣出來有限的數據,去根據合理工程的經驗去推估這個數值,on safesite(安全側)求得相關資料,去進行設計能夠完成設計,……,其實在公共工程也是用這個方式去處理。」

照他的意思,好像民間的案例、公共工程都這麼幹,這是工程常態。但是,其他的案例並不要作地質改良,必須需要遵守營建署「建築物基礎構造設計規範」第9.3、9.4節之法令;也並非緊鄰古蹟,必須遵守「文化資產保存法」之法令。

對於2014年3月7日審查會,公務員行政裁處違法之事,我們的因應之策:

  1. 以公文方式告知新北市府及其總顧問亞新工程顧問公司。
  2. 向行政法院提起訴訟,並聲請假處分,凍結都更案程序。
  3. 要求監察院立即介入調查,要求對公務員違法提起糾彈。
  4. 邀請關心碧潭吊橋各界共同推動碧潭吊橋納入國民信託。
  5. 發起募款,供作聲請假處分保證金及碧潭吊橋國民信託。

 

朱立倫市長毀滅古蹟之成果,真可謂血淚斑斑,茲舉其著者:

朱立倫市長為了蓋房子,製造的下個悲劇,就是碧潭吊橋吧!

朱市長砍老樹、拆古蹟,是個「不識雅樂,只羨朱門」的文化草包:

朱市長不是個壞人,僅僅由於是個文化草包,以為蓋房子賺錢便是建設,老樹、古蹟都是建設的絆腳石,所以,砍老樹、拆古蹟成了他唯一的建設手段。

新北市不應該是個銅臭滿地、不聞書香的文化沙漠!設使,未來碧潭吊橋發生毀橋悲劇,我們將號召心疼碧潭吊橋各界,將這個古蹟殺手趕出台灣政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